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易子而交-易子而交
总栏目 > 小说专区 > 乱伦小说
易子而交 今年的中秋节,难得有三天连假,原本我只打算回娘家一天就好,可是老公昨天忽然打电话给我,说有一位重要的客户邀请他到他们家烤肉赏月,可能还要忙个几天才会回来,於是儿子就说这么难得的机会,不如就到阿嬷家多玩几天。

  以我对儿子的瞭解,自然晓得他的确想跟我回娘家,只不过,他并不是真心想陪我妈,而是另有所图。

  自从南二高通车后,大大缩短了屏高两地的行车时间,因此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便抵达了屏东县万丹乡;沿着笔直且宽阔的省道,又行驶了差不多十分钟,便驶进了我在此生活多年,处处充满浓浓故乡情的熟悉街道。

  车子刚停在一栋两层楼高的老旧透天厝前,儿子立即跳下了车,边跑进屋子边大喊:「阿嬷……阿嬷……」

  我把车停好,下车走进了屋子,即见虽然年近六十,但仍精神奕奕的妈妈,开心地摸儿子的头,说:「噢,我的乖孙,今天怎么想到来看阿嬷?」「因为我想阿嬷呀。」儿子搂着妈妈,讨好似地说道。

  「呵呵,真乖。待会儿阿嬷买糖给你吃。」话声未落,妈妈随即抬头看着我,「阿嫺呀,今天怎么有空回来?」

  我将一盒月饼放在茶几上,拉着妈妈的手,亲暱地说道:「前几天毓姗表姐打电话给我,说她们家中秋节要烤肉,我就想说难得有连续假期,所以就乾脆提前带小彦回来看你。」

  「原来是这样呀。对了,阿和呢,怎么没看到他?」「哦,他这几天正好出差,改天我再带他一起回来。」这时,妈妈忽然紧抓着我的手,盯着我全身上下好一会儿,忽然冷不防地开口说:「阿嫺,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变年轻了?而且皮肤也变得又光滑又水嫩……嗯……看来阿和跟你还很恩爱唷。」

  「他对我还不错啦。」听出妈妈话中有话,我不由得感到一阵臊羞。

  「那什么时候再帮我多添几个外孙?」

  「呃……妈……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啦。」

  「算了算了,就当我没说。对了,你们吃过了吗?」「我们吃过午饭才出发的。」

  「哦,那你们坐一下,我去切点水果。」

  「妈,你别忙啦,我又不是外人。」

  「嗟!我又不是切给你吃,我是要给乖孙吃的。既然你不是外人,所以你要吃水果呀……就自己动手。呵呵,乖孙,跟阿嬷到后面,阿嬷切西瓜给你吃。」「好呀好呀。」

  看着儿子讨好似地跟着妈进了厨房,我不禁看着一老一少的背影摇头苦笑;坐在椅子上稍做休息后,便拨了通电话给表姐,告诉她我们已经提前回到娘家,而她听到我们提前回来的消息后,便说晚上到我家来吃饭,吃饱饭后再一起去屏东市唱歌。

  到了晚上,我们两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,吃完了丰盛又温馨的晚餐后,表姐就开着车,载着她儿子及我们母子俩往屏东市而去。

  不到二十分钟,我们就到了屏东市唯一一家知名地连锁KTV。

  由於回娘家前,我考量到母亲及亲戚们对我的观感,所以我临出门前,便要求儿子让我暂时拆掉舌环及鼻翼环,以免让他们发现我外表发生的巨大变化,而且我在服装上,也是尽量走回以往那端庄保守的淑女路线。

  然而,毓姗表姐大概从小就独立自主,作风大胆,所以她带着儿子到我们家做客时,好像完全不在意长辈对她的看法似地,上半身就直接穿着一件细肩带的红色小背心,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超过大腿一半长度的荷叶短裙。

  如此清凉的穿着,在高雄市区随处可见,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,但在民风淳朴的乡村,她的穿着就显得有些前卫大胆了。

  刚才在家里,我一看到表姐如此性感火辣的穿着后,竟没来由的冒出了想和她比拼较劲的念头,但当下碍於我以往的乖乖女形象,最后只得压下这个──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幼稚又无聊的想法。

  等到吃饱饭,两家人围坐在客厅里闲话家常时,儿子忽然鬼鬼祟祟地溜到客房里,一个人在里面不知道搞什么名堂;等到我进房叫他时,他忽然将一个大提包塞进我怀里,并且在我耳边悄声说:「淑奴,待会到KTV的包厢后,你就找机会换上这套『战斗服』。」

  既然叫做『战斗服』,以我对儿子主人的瞭解,相信它绝对和「朴素」、「保守」这些概念无关,但是当我在包厢里待了一会儿,然后默不作声地提着提包走进厕所,翻出他所谓的『战斗服』后才发现,我对儿子主人还是不够瞭解。

  拿着手上的衣服犹豫了好久,蓦然想到了儿子主人,要我换上这套衣服的真正用意后,我便果断地脱下了全身衣物,飞快换上这套──专门用来挑逗老公性欲的情趣服装。

  换上整套四件式,同材质的黑色透明薄纱服饰,并且穿挂上舌环及鼻翼环后,我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这套──若隐若现地展现出女人三点私密的透明服饰好一会儿,最后便紧盯着镜子,以最骚嗲的语气轻声说:「古淑嫺,从这一刻起,你就是一个最骚浪的酒店小姐。」

  说完这句话,我握紧拳头深呼吸几下,为自己打气加油后,才将刚才那套保守端庄的衣服塞回大提包,一鼓作气地打开了厕所门。

  甫走出厕所的门槛,原本正放声高歌的表姪子骤然没了声音,而表姐和儿子见状,纷纷循着他那不可置信地惊讶目光看过来;当表姐看到我身上的战斗服时,她也不禁张大了嘴巴,呆若木鸡地紧盯着我。

  「喂喂喂,你们干嘛这样一直盯着我?难道我穿这样不好看吗?」儿子偷偷对我眨了眨眼,以夸张的语气说:「哇!妈,你……你穿这样变得好年轻,好性感喔。要不是你从厕所走出来,我都不敢相信你是我妈耶。」「淑……淑嫺,你……你这套衣服会不会……太性感了一点?」回过神的表姐说完这句话之后,忽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,拉起我的双手打量了好一会儿,随即转过头跟两个未成年的男孩说:「阿诚,你先陪一下小彦,我跟淑嫺阿姨出去买些饮料。」

  此话一出,儿子立即出声道:「妈,那我要喝『澎大海』,不然我都唱到快『烧声』了。」

  「哦,那阿诚呢,你想喝什么?」

  只见表姪忽然红着脸,低着头偷瞄我几眼,才期期艾艾地说道。「我……我想喝『茶里王』的无糖绿茶。」

  「嗯,那你们在这里慢慢唱,我跟毓姗表姐买完饮料就马上回来。」想不到一出包厢,表姐立即拉着我的手朝KTV的大门口而去,然后我就在无数陌生人对我投以异样的目光下,和她来到了隔壁的便利商店。

  「表姐,我们不进去吗?」见她忽然坐在便利商店外的长椅上,我不禁纳闷地问道。

  「淑嫺,我们姐妹俩好久没谈心了,我想跟你先聊一聊。」「哦。」我像小时候一样,乖巧地坐在她身边。

  这时,只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「淑嫺,你真的变好多喔。我想,现在的打扮才是真正的你吧?」

  「没有啦,我只是觉得,既然出来唱歌,而且又没有外人,所以偶而改变一下穿着也满新鲜有趣的。」

  表姐狐疑地斜睨我一眼,以质疑地语气问道:「只是偶而吗?」「嗯?」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。

  「淑嫺,虽然我也喜欢让自己看起来性感年轻一点,不过你这身衣服的尺度,已经超出我能承受的底线。你现在的打扮,在我眼里就像是特种行业的陪酒小姐耶。而且,从走出包厢到现在,你知道有多少人对你指指点点吗,可是你一点都不在乎。这就表示……其实你已经习惯这么暴露的尺度……嗯……既然我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,你老实告诉表姐,你最近是不是过得不太好?」听表姐愈说愈离谱,我不禁摇头问道:「表姐,你到底想说什么?」只见她吞吞吐吐地说道:「你……你是不是背着老公……偷偷兼差?」「兼差?」我诧异地看着她,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就……」表姐忽然把嘴巴凑到我耳边,悄声说:「兼差当妓女。嗯……我听说,最近好像很流行援交人妻。」

  听到如此绝倒的答案,我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:「哈哈哈……表姐,你的联想力也太丰富了吧?」

  「真的没有?」

  我摀着嘴巴,深呼吸几下,强压下那莫名的笑意后,才扯着微微抽搐的嘴角,轻笑着说:「表姐,不瞒你说,你刚才只猜对了一半。」「哦?怎么说?」

  我挨近她身边,在她耳边轻声说:「其实,是我老公喜欢看我穿这样啦。不只如此,连我身上的环饰跟纹身,都是老公的意思。虽然我刚开始还觉得很彆扭,不过久而久之就习惯了。嗯……表姐,你有没有听过『淫妻癖』这个名词?」「没听过,不过听起来好像很变态耶。它究竟是什么意思?」「就是老公喜欢自己的老婆穿得很暴露,然后让走在路上陌生人,欣赏自己老婆的风骚模样。嗯……如果老公患有『重度淫妻癖』的话,他甚至希望自己的老婆……」

  「怎么样?」

  看着她急切的模样,我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该用什么措辞,才不会让她听了之后,觉得太过惊世骇俗。

  左思右想了许久,我终於想到了比较委婉的说法:「嗯……就是他可以容许自己的老婆……嗯……红杏出墙。」

  「啊!这……这样会不会太变态了?」

  看她一副目瞪口呆,语无伦次的神情,我才知道这种说法,还是超乎她所能理解及承受的范围。

  只见她惊疑不定地盯着我好一会儿,才缓缓开口:「那你老公的淫妻癖,是最严重的那种吗?」

  既然话都说开了,我也大方地承认:「嗯,不过,我还没做好跨出那一步的心理准备及勇气。」

  「所以你现在只敢背着老公,偷偷和儿子做?」「啊!」

  突如其来地犀利言辞,就像一支从暗处陡然射出的冷箭般,让我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直接中箭倒地。

  不过话说回来,我不得不佩服表姐如此高明又缜密的套话,也只有像她这么聪慧的女人,才能设计出如此浑然天成,完全找不出破绽的『拷问』。

  尽管我和她是无话不说的表姐妹,然而牵涉到道德禁忌的问题,我是否真能毫无保留地,对她开诚佈公?

  心念飞快流转,我最后还是决定先试探她的想法,看她是否真能接受这种『超越世俗观感』的禁忌关系。

  「表姐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,为什么一直问我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?如果我真的和儿子发生关系,那不就是乱伦了吗?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呀。」话声甫落,只见她忽然叹了口气,说:「欸~~淑嫺,虽然浩诚在母亲的职业栏里填写的是家管,但不表示我什么都不懂。再说,我们两个都结婚这么多年,而且我们的儿子也已经算是半个大人了……嗯,大家都是过来人,所有些事只要稍微想一想,自然就明白了。」

  「嗯……表姐,你的话好深奥,可不可以说得浅白一点?」「你再装嘛,」表姐推了我的手肘一下,随后又凑近了我,以极为兴奋的语气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你快跟我说说看,跟儿子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?是不是很刺激?」

  咦?

  奇怪了,表姐的反应怎么前后差这么多?

  刚才已经被设计过一次了,所以我可不想再被她骗第二次。只不过,从她现在的反应来看又不像套我的话。

  因为以她此刻的反应来看,更像我们以前──对性事感到无比好奇的青涩时期──没事就喜欢一起躲在棉被里,逼问着对方不宜对外公开的辛辣八卦。

  正因为那时候,她告诉我第一次和男朋友玩亲亲是十六岁的事,因此我大概就是深受她的影响,才会在那个年纪就大胆地偷嚐禁果吧。

  直到她结婚生了小孩,有一天心情不好找我喝酒解闷,我才晓得她当年对我宣称「十六岁献出初吻,十八岁才失去处子之身」的谎言。

  得知她其实早在十四岁就偷嚐禁果的「劲爆秘辛」当下,我除了震惊之外,还有被好姐妹瞒骗多年的恼怒。不过后来转念一想,也就逐渐释然了。毕竟,一个女孩这么早就有了性经验,任谁都会想守住这个难以启齿的惊天之秘。

  沉吟了片刻,蓦然想起了儿子主人要我执行的任务,加上在这个漂亮聪颖,又性史丰富的表姐面前,我感觉自己不管耍什么心眼,都逃不过她那彷彿可以看透一切真相的「法眼」……

  既然她说话喜欢拐弯抹角,那我乾脆採用迂回侧击的策略,点出我跟儿子的亲密关系。

  「表姐,是不是表姐夫最近已经不能满足你,所以你才会开始胡思乱想?或者说,你的心里其实真的存在着乱伦情结?」

  「怎么可能啦!阿诚都已经高三,而且也开始交女朋友了,就算我想,他也会嫌我太老了吧?」

  「哪会呀!你的外表看起来和我年纪差不多,只要再稍微打扮一下,相信他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。」

  「所以你的意思是,小彦已经很习惯你现在的穿着打扮啰?」「嘻嘻,他现在经常私底下偷偷跟我说,如果我不是他的亲生母亲,他就要我当他的女朋友呢。」

  「看不出小彦还真是人小鬼大,连这么没大没小的话都敢说?嗯……那你都怎么回答他?」

  「嗯……我跟他说,只要他成绩保持在一定水准,我就偶而充当他的女朋友,陪他逛街看电影,让他稍微感受一下谈恋爱的感觉。」「是喔,那你有让他亲亲抱抱吗?」

  「妈妈跟儿子亲亲抱抱很正常吧?」我尽量站在一般正常母子的立场,慢慢引导她接受这种亲密行为。

  「唔……你不会觉得奇怪吗?毕竟儿子都这么大了,况且你还是暂时当他的女朋友……难道他跟你搂搂抱抱的时候,没有对你产生想更进一步的想法?」「嘻嘻嘻……表姐,不管儿子怎么看待你,你始终是他的母亲,而他也是你最宝贝的儿子。嗯……这么说吧,有时候,我跟儿子手牵手一起去逛街的时候,我反而觉得我们似乎回到了他刚学会走路的孩童时期。那时候,我经常牵着他的小手到处逛,一方面帮助他走得更稳更安全,另一方面也让他学习探索这个世界……你不觉得这种感觉很温馨,很快乐吗?」

  「嗯……听你这么说,好像也有点道理。不过……小彦会不会入戏太深,真的把你当成他的女朋友,然后要你跟他……那个?」「哪个?」

  表姐忽然红着脸,在我耳边轻声说:「就……做爱?」随着话落,我骤然捕捉到表姐的双腿紧夹磨蹭的小动作。同样身为女人,又经过儿子主人大半年的调教开发,我当然清楚这种肢体语言所代表的含意。

  於是我眼珠子一转,随即不动声色地说道:「表姐,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跟小彦『谈恋爱』的情景,不如我待会就实际模拟一次给你看。」「咦?可以吗?小彦他愿意吗?」

  「他可是求之不得呢。如果你看我们玩过之后,觉得这个角色扮演的游戏很好玩的话,也可以找机会和阿诚玩玩看。」

  「唔……那我待会就在旁边好好观摩……」随着话落,表姐那精緻的脸蛋,忽然浮现两朵臊羞的红霞。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等到我和表姐买了一堆零食饮料回到包厢后,立即不着痕迹地向儿子打了几个手势,而他则心领神会地起身上前接过装满食物的大提包,然后便大大方方地环搂着我的腰,同时在我唇上印了一下,开心的说道:「妈,谢谢你!你真好,我爱死你了。」

  儿子在表姐母子俩不可置信的目光下,放开了我之后,忽然移到表姐的面前,冷不防地搂着她的腰,并且在她尚未反应过来时,直接亲了她的嘴巴一下:「表大姨,谢谢你帮我买东西,你对我真好。」

  「啊!呃……小彦真乖……」

  看着表姐僵硬不自然的表情,我忽然觉得特别有趣。

  等到桌上摆满了零食及饮料,儿子也毫不忸怩做作地搂着我的腰,俨然把我当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
  於是乎,我们母子俩,就在表姐母子俩惊疑不定的目光下,不时做出许多热恋期情侣才会做出的亲密小动作:像是我会夹起一块香肠或豆干,温柔地送进儿子嘴里;或是儿子拿起一根鱿鱼丝叼在嘴边,而我则是会意地凑了过去,然后便一人一边地从两侧往中央吃,最后当然是两唇相碰,偶而还小玩一下『喇舌』──这种已经趋近於限制级的亲密举止。

  表姐看到我们母子俩如此卖力的演出,突然以调侃的语气说:「淑嫺,你跟儿子的感情也太好了吧!?」

  我喝了一口啤酒,带着几分酒意,就这么斜坐在小彦的大腿上,搂着他的脖颈,以娇嗲的腻声语气说:「因为现在小彦是我的男朋友呀,我当然要对男朋友好一点嘛。你说是不是呀,宝贝?」

  「嘻嘻,妈,我能交到你这么温柔体贴,美丽善良又大方的女朋友,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。妈,我爱你。」

  随着话落,儿子的嘴唇又印在我唇上。

  儿子感性的话语,加上我突然升起的几分酒意,以及在表姐母子面前,直接展现我们新的母子关系,那种比挑战禁忌更加刺激的快感,就这样点燃了我的欲火。

  四唇分开之后,我匆匆瞟了表姐一眼,随即凑在儿子的耳边悄声道:「小主人,淑奴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,怎么办?」

  「要不要一起去厕所解决?」儿子俯身吸啜着我的耳垂,也在我耳边悄声说道。

  我转头瞅了表姐及姪子一眼,随后又附在他耳边说:「真的要玩这么大?万一她们不能接受,我们的事不就曝光了?」

  「淫荡的淑奴妈妈,刚才你们出去时,我已经跟浩诚表哥沟通过了。他说一看到你换上的战斗服之后,就已经兴奋到不行了。他还说,如果可以的话,他其实还满想从你身上,体验一下男女之间的事。」「咦?你的意思是,阿诚还是童子鸡?」

  儿子对我挑了挑眉,嘴角沁着心照不宣的笑意。

  「好吧,万一淑奴有机会吃童子鸡的时候,你可不能在一旁吃乾醋喔。」「放心吧。我还等着跟表哥一起玩3P呢。」

  在表姐母子疑惑的目光下,我和儿子交头接耳片刻,然后离开了儿子的大腿,坐到了表姐身边,在耳边悄声说:「表姐,我跟你说一个秘密。」「哦。咦?什么秘密?嗯……你等一下。」只见表姐把我拉到另一侧,同时对她儿子说:「阿诚,你坐到小彦旁边,我跟淑嫺阿姨说几句话。」「哦。」

  当表姪走到了儿子身边时,我骤然捕捉到──两个大男孩眉来眼去的鬼祟神色;我纳闷地暗想片刻之后,便恍然大悟!

  ──表姐的儿子李浩诚,从一开始就配合儿子主人,联手演出突破表姐心防的戏码。

  既然如此,那我就按照儿子主人的剧本,尽力演好这齣戏吧。

  我背着表姐,对姪子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,逗得他臊羞得低下头,完全不敢再多看我一眼,然后我才凑近表姐的耳边悄声说:「表姐,其实你猜得没错,不过我并不完全是小彦的女朋友。」

  「什么意思?」表姐不明所以地看着我。

  「小彦其实是开发出我另一个性格的小主人,而我真实的身分是……他一手调教出来的──淫荡性奴。」

  看到她摀着嘴巴,瞪大眼睛的震惊表情,我居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意。

  「因为我刚才不小心跟他玩过了头,玩到已经欲火焚身,所以我要跟你说的是,我打算跟小彦,也就是我的小主人到厕所解决一下。如果你接受不了,可以带阿诚先离开,如果你想满足好奇心,那我会故意开一点门缝……」「淑……淑嫺,你……你真的打算这么做?」

  「表姐,从你刚才到现在的反应来看,我觉得你应该也想嚐试看看,只是不敢表现出来而已,所以我想……帮你跨出这一步……」我说到这里顿了顿,见她忽然臊羞地握紧我的双手,久久不发一语,我觉得她应该已经开始动心了,也因此,我决定对她再多下一帖猛药。

  「你刚才不是一直问我,跟自己的儿子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吗?我只能跟你说,那种让你欲罢不能,挑战道德禁忌的刺激快感,只有和亲生儿子做爱时才体会得到唷。」

  在她耳边说完这些悄悄话,我随即起身来到表姪面前,冷不防地亲了他的嘴唇一下,随后便在他耳边轻声说:「阿诚,待会你好好跟妈妈沟通一下,如果她不反对,阿姨非常乐意帮你转大人,让你了解和女人做爱,跟把自己关在房里,边偷偷看A片边打手枪有什么差别。」

  「阿……阿姨……」

  「嘻嘻,大帅哥,阿姨等着帮你『转大人』唷。」我抚摸他红到耳根子的英俊脸颊,对他眨了眨眼,便拉着儿子的手走向包厢里附设的厕所。

  一走进厕所,故意将门板留了一条细缝后,我立即脱下了儿子的裤子,迫不及待地掏出了他那粗长的阴茎,津津有味地啜吸舔弄起来。

  「喔,妈,你现在的穿着,真的比酒店小姐还像酒店小姐耶。」我吐出了儿子的肉棒,以妖媚骚浪的语气说:「嘻嘻,妈妈现在就在做酒店小姐应该做的『特别服务』呀。」

  「是喔,那……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呀?」

  「小帅哥,你可以叫我淑奴姐姐。嗯……那小帅哥现在想要做全套S,还是半套?」

  「淑奴姐姐,全套跟半套有什么不同吗?」

  「半套就是姐姐用嘴巴帮你吹出来,至於全套嘛……当然是享用淑奴姐姐的淫穴啰。」

  「那……那我当然要做全套S。」

  「可是姐姐忘了拿保险套耶,怎么办?」我轻轻套弄着儿子硬挺的阴茎,媚眼如丝地看着他。

  「可……可以不戴套吗?」

  我抬头看着儿子,见他故意摆出靦腆青涩的模样,忍不住轻笑道:「咯咯,看在你长得又帅,这『傢伙』又大又硬的份上,姐姐今天就便宜你,直接让你『无套中出』吧。不过,你待会可得给我多一点小费喔。」「好啦好啦,淑奴姐姐,我快受不了了。」

  「呵呵,年轻人就是急性子。来,先帮淑奴姐姐脱衣服。」儿子飞快脱去了我的衣服,以及他身上的衣物后,立即边搓揉我的胸部边说:「淑奴姐姐,你的胸部摸起来好软好舒服喔。而且,你的乳头上挂着乳环,看起来特别性感,真漂亮。」

  「嘻嘻嘻,小帅哥嘴真甜。嗯……要不要亲亲吸吸姐姐的胸部?淑奴姐姐的味道很不错喔。」

  「嗯……真的很好吃……啧啧……淑奴姐姐,我可以干你的骚穴了吗?」「这么急?」

  「哎唷,时间宝贵嘛,而且我朋友还在外面等我呢。」我听到这句话,立即微微弯腰地打开大腿站着,然后双手撑着墙面,转过头对儿子抛了个媚眼说:「那就来吧。」

  当儿子那滚烫粗硬的阴茎,从后面插入我那早己氾滥成灾的骚穴后,我忍不住发出了满足地呻吟:「喔……小帅哥,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好硬呀。」「喔……淑奴姐姐,你的浪穴好紧呀,是不是刚下海没多久?」「嗯……姐……喔……姐姐今天第一天上班……请小帅哥多多指教……如果小帅哥还满意淑奴姐姐的服务,记得下次来要点人家坐你的台呀……」「那就看你的表现啰……」

  顷刻间,这个狭小的厕所里,便清晰地回荡着男女交合地沉闷碰撞声;而我一想到外面表姐和姪子,此刻可能隔着虚掩的门缝,一起偷看我和儿子做爱的刺激情景,我的性欲一下子就上升到高潮的临界点。

  「小……小帅哥……喔……你的鸡巴又大又长,淑奴姐姐被你干得好舒服,好爽呀……」

  「淑奴姐姐,你的骚穴又多水又温暖……又会吸又会夹……这样下去我……我会受不了……」

  「那……那你就快点把它冲出来。」

  「可……可是我觉得这个姿势不好使力耶,怎么办?」「那……那怎么办?」

  我回过头,看着紧扣着我的腰肢,快速挺动下半身的儿子,而他则朝着厕所门呶了呶嘴。

  (不会吧!他真的打算在表姐母子面前,直接上演母子乱伦的春宫秀?)一想到自己就像淫荡的AV女优般,在一堆人面前全身赤裸地,被无数男人恣意奸淫凌辱的场面,那种淫贱的屈辱快感,竟令我感到更加亢奋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虚掩的门板外,隐约传来刻意压低的轻哼,於是我立即伸手向后点了点儿子的手,随后又朝着门外指了指。

  儿子停下了动作,凝神倾听好一会儿,忽然抽出了他的阴茎,随即拉着我的手,两人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厕所门前。

  我跪在地上,把门缝又稍微推开了一点,然后轻轻探出头悄然而望,只见表姐虽然身上穿着衣服,但她此刻竟跨坐在表姪身上,然后一手扶着墙壁,另一只手则紧摀着嘴巴,而且她的屁股……居然在表姪的两腿之间不停地扭动着。

  乍见母子淫乱交合的场景,我当下忽然发觉,看见别人家的母子,而且还是自己熟识的亲人做爱,似乎比我和儿子做爱还要刺激,也令我一直亢奋的情欲,瞬间上升到了满溢的地步。

  「小……小主人,表姐她……她们居然真的搞……搞上了……」「欸~~淑奴,这就表示你吃不到浩诚表哥童子鸡了,真是可惜呀。」「嘻嘻,没关系啦。其实让表姐嚐嚐童子鸡的滋味也好。喔……小主人,你看,表姐的屁股摇得这么快,感觉好淫荡喔。嗯……这种感觉好刺激呀!不过,她的屁股动这么快,但阿诚还是一个没碰过女人的处男,你说他……会不会一下就结束了?啊!小主人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一声不响就插进来……」「淑奴姐姐,他们干他们的,我们干我们的,喔……一边看表大姨跟浩诚表哥做爱,一边干我最心爱的淑奴姐姐……真的好刺激呀……」「唔……真的好刺激呀!啊……小帅哥,你也要加油呀!你看她们好……好像……啊~~要结束了……喔……小帅哥……」「嗯……想不到浩诚表哥第一次可以撑这么久……喔……淑奴姐姐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

  「快……快射进来……让我们跟她们一起高潮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这时,只见表姪忽然伸出双手,隔着裙子紧扣着表姐的屁股,而且他那裤子脱到一半,露出些许臀肉的雪白屁股,则向上飞快顶了几下后就不动了;至於表姐……则是在表姪停下动作后,便搂着他的脖子贴在她怀中;过没多久,我就听到了只有音乐旋律的包厢里,隐约传来呜咽地饮泣声。

  这时,我和儿子正到了最后关头,自然无暇顾及她们的情况。直到儿子低吼一声,在我体内射出积存了一整天的浓精后,我也正好突破了高潮的临界点,发出情欲完全释放出来地满足长吟。

  「啊──」

  激情过后,我转过身,用嘴细心地帮儿子清理逐渐垂软的阴茎,然后才动手清理自己的下体。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:青青草原免费视频_青青草国产播放视频
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网站地图